首页 > 专题专栏 > 下午的诗学 // 孙其安 > [诗歌] 萧萧秋风中,我想起了梵高的耳朵(外三首)

下午的诗学 // 孙其安

孙其安:四川眉山人,四川省作协会员,攀枝花市诗歌会秘书长,现居成都,《诗领地》副主编。曾在《星星诗刊》、《诗选刊》、《四川文学》、《青年作家》、《满族文学》等刊物发表过诗歌散文。已出版诗集一部。
TA的作品

[诗歌] 萧萧秋风中,我想起了梵高的耳朵(外三首)



层林尽染的群山是
何其的美艳  这萧萧秋风中
我想起了从前

想起了梵高
在高山流水中  疯狂消费
自己的耳朵  他
听见阳光在向日葵的深渊里挣扎
听见风说破了乌云
听见寒冷穿上了孤独的睡袍
听见烈火焚烧自己的眼睛

梵高死了  死于自己的听见
死于远——
死于一百多年后金钱的优雅
萧萧秋风中  我想起了
梵高的耳朵  想起了他说
“哦,亲爱的提奥”
 


《风》


风  在春天甩出了
水袖  在冬天
投出匕首

风  在情侣之间
点亮了路灯
让失眠之夜成了
天上的街市

风  是一把梯子
再高的山峰也有
声音问鼎

风  是一张渔网
撒向无边的大海
收获的是鱼船
在海啸中的
——倾覆

风  在花朵和果实之间
量出了距离
那是时间
绕地球跑了一圈

风  是空的
衣裳  没有风
时间静如虚无


《阿多尼斯的花园》


13岁的叙利亚
太阳铺开了手绢
一个梦
从夜的森林起飞
在遥远的巴黎
长出翅膀

那是云的祖国
——“忧伤之浪的堤岸”
阿多尼斯  疯长的思想
让一座花园孤独
让玫瑰在伤口中
说出风暴


《黑暗中的事物》


请不要责怪石头
它比时间更清晰  它
在沉睡中听见流水
它教会了我们
人生如逆旅
——慢  就是快

请不要责怪诗
它总是站在虚构的一边
它不是物质的情人
它在无中生出来的有
是一种光——
被你的饥饿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