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让梦醒着 // 其然 > [诗歌] 惊 蛰(组诗)

让梦醒着 // 其然

其然:本名陈红兵,60后。作品散见于《四川日报》《四川工人报》《四川建筑报》《凉山文艺》《孔雀》《滇池》《绿风》《四川经济日报》《青年作家》《诗选刊》《天门文艺》《新诗》剑南文学》《时代文学》《中国文学》、加拿大《北往等报刊,有作品录入《今生我在现代爱情诗歌精选集》、《中国当代红色诗歌选编》《爱情照耀着我们》等多种选本。
TA的作品

[诗歌] 惊 蛰(组诗)

 

 

暗恋

 

从那一刻开始

一场细雨,便成了心中的绿

 

一道阳光,挤破潮夕的小屋

让我心在跳

不知道忍了多久,从初见时

你用微风吹动我心的涟漪

水流和风声,证明我们的相遇

每一次聚会,你都坐在不起眼的地方

那里的湖水里装着天空

瓦蓝瓦蓝的

那儿的羊群都会在天空中唱歌

象一块温润的软玉

各种杂质都镶嵌不进你的梦里

 

夜色将想象伸展到极致

象远处的荷塘,象荷塘边万千的柳丝

所有的行踪都潜行在翠色之下

如果没有爱,就象水失去河床

就象河床失去了春天

 

南风枯萎的故事,等待阳光的晾晒

却总涂不满彩虹的颜色

有阳光的日子会不会走远

那些路过的风景还能不能打开

我听任自己狂奔的心跳

 

用大提琴沉静的低音部

探索不到起伏的河水

喜欢的弓弦也摩擦不出的美妙声音

今晚还是那么平静

 

爱人呵,你的眼泪是不是已被黑云没收

黑白两色的风景

即使下雨,也没有长出春天的色彩

  

  

 

世界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一天的开始是如此的简单

被时间拉出的翅膀

抖擞残缺的往事

 

这些多音节的动词

在母语的土壤里就

开始分蘖

从头到脚,都是如此直白

象阳光

直接就落在了街角那把竹椅的靠背上

 

春天也取出一些闲置的旧梦

让曾经栖息在某颗树或者某株草上的

露珠,重新地印记

一枚新的太阳

  

外婆

 

那个日子走了很远

那个清晨却从来没离开过

用清晨来作告别的外婆

始终在我内心的暗房

不断地被曝光、显影、定影,尔后是放大

 

一份慈祥泡在黑白的光影中

日期是模糊的,面容却格外清晰柔和

她不是在梦里与我交流

生活的点滴,却时时都有她亲切的目光

那是一道做人的底线,没有斥责

 

放冷的儿歌,是我暖心的快乐

几十年后的衣袋里,还有

一粒放软的糖果浮动着微笑

几张老旧的小钞

支撑起好大一段暖暖的时光

 

我的记忆里

青翠的香菜与暗红的豆瓣酱相拌

是外婆碗中的最爱,那时我不会吃

现在我熟悉了那种味道

豆瓣酱却已经失去了从前的味道

 

 艄公老了

 

艄公老了,所有的雪片
与他无关
艄公老了,所有的渡口
与他无关
一只长篙,已撑不动春天的岸
一只长篙,已逃不出浪花的轻笑
  

河水汪汪的膨胀  

请你用一个眼神告诉我  

那一瓣一瓣打开时光  

可曾将燕喙呢喃的桨声  

种在对岸,蝴蝶的低语  

是不是纵容了山野的灿烂
  
飘吧,让羽毛  

在一杯红茶的后面,闭上了眼睛  

想象三月摇摆的呓语  

如细碎的银子铺满了一地  

将爱人的纤手  

与诗句中的玉树琼枝一同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