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让梦醒着 // 其然 > [诗歌] 白玉兰(组诗)

让梦醒着 // 其然

其然:本名陈红兵,60后。作品散见于《四川日报》《四川工人报》《四川建筑报》《凉山文艺》《孔雀》《滇池》《绿风》《四川经济日报》《青年作家》《诗选刊》《天门文艺》《新诗》剑南文学》《时代文学》《中国文学》、加拿大《北往等报刊,有作品录入《今生我在现代爱情诗歌精选集》、《中国当代红色诗歌选编》《爱情照耀着我们》等多种选本。
TA的作品

[诗歌] 白玉兰(组诗)

 

 

春天,梨花嚓嚓的脚步

 

春天的花期,年年都有一次疼痛

那啼哭与微笑,以潦草的字体

苏醒,挟持一把醉心的音符

 

二月,站在城北的渡口

蛰伏在流水中柔软的名字

扬起幻觉中的雪片

和脚下的青草一同呼吸

 

山坡上,是伪装的钟声

等待路过的发丝,用一纸文字

去剪破,子宫的羊水

一夜风,又一夜雨

 

在那些灿烂的边界上

奔跑,跳跃

蜜蜂或者昆虫,沿着身体

一路上行,将喧嚣的时针拨转

  

生日

——写给春天里的花瓣雨

 

一树的思念被扎成樱花

在三月的小路上,跟着

春风的脚步,次第绽开

 

梨花还在赶路,赶着一场

没有声音的盛大的派对,每年这个时候

风中,那迷乱的长发

总有挪不开的心动

 

甜甜的花瓣撒落一地

是为春天的红尘敞开身子

把一个属于母亲的美丽

再一次地向世界广播

 

倒春寒

   

几日暖阳,几乎就有了脱衣的想法

冲动,潜伏在每一根暴涨的血管里

二月柔嫩的绿,让我相信谎言

美丽凹凸的春光,就站立在山岗

用轻松的一身去搂抱世界

让芬芳的花朵感觉我的心动

 

料峭的山风是一个窥视者

破碎了我的早春

把我拽进一个最初的传说

一页虚无与苍白的春寒捆绑了我

到处是断裂的呼吸

到处是隐匿的眼神

 

左右摆动的红灯笼,在一阵惊诧之后

回复到本来的状态

语言开始运往下游

世界在虚与实的诱惑之中光怪陆离

使你没有准备,还是生了病

还是离不开温暖的表情

 

其实,我倒很欣赏这个让我受伤的对手

敢于用最后的一击,对抗世界的意愿

让已经阅读过的沉思不能翻页

有诗人说过,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搂紧自己敞放的冬衣

我在想,站在这艳阳高喊的虚影下

该不该过早地相信这个春天

 

大山的雨

 

山里的雨很清爽,说来就来

象赶集回来的山民

几片雾气聚合在一起

就是一场欢快的小雨

 

山里的雨没有色彩,落在树叶

树叶就溅起一层绿光,落进花草

花草就是一片绯红,被说中心事的小姑娘

语速很快,恰如斗笠撑开的脚步

被父母叫走的,说停就停

 

村庄因为小事暴烈的汉子

常常扯过几片乌云

将大山盖了又盖,电闪雷鸣之后

一夜的愤怒,把视野洗了个清翠

 

远方,站在屋檐下读雨,读

树林中被淋湿羽毛的声音

一阵抖动,潮润的雨水

便顺着花瓣,婉转而行

溪谷,没有任何郁结之气

 

白玉兰


这是一株老树,散开的枝条

透露出几分的雍容华贵

花枝指向天空

挂满了一动不动的笑容

高昂的头颅绕过阳光

 

冷艳作为一种掩饰

把心高高地安置在绿叶尚未到达的早晨或黄昏

满树尖锐的亮白还没有做好准备

为爱而碎

看不到蝶的深情也没有鸟鸣

嫩芽在暗处高举着谨慎的语言

 

踏花归来的马蹄将一个横吹的故事

铺天盖地打开

玉润的肌理被时间捧得过盛

每一阵风路过,总会悄悄地

带走几瓣温热的体香

 

唇边有美丽的轻颤

象一页重新翻动的书页,纸张渐黄

逼退了篱栏外嘈杂的笑声

其实,孤独不一定要说出来

就象这个下午,一个华丽的起身

轻声地向年轻作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