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让梦醒着 // 其然 > [诗歌] 春天,很任性(组诗)

让梦醒着 // 其然

其然:本名陈红兵,60后。作品散见于《四川日报》《四川工人报》《四川建筑报》《凉山文艺》《孔雀》《滇池》《绿风》《四川经济日报》《青年作家》《诗选刊》《天门文艺》《新诗》剑南文学》《时代文学》《中国文学》、加拿大《北往等报刊,有作品录入《今生我在现代爱情诗歌精选集》、《中国当代红色诗歌选编》《爱情照耀着我们》等多种选本。
TA的作品

[诗歌] 春天,很任性(组诗)

 

 

轨迹 

  

假日里,让童心又一次走在钢轨上 

这是一次让思想放风的旅行 

平衡感显然不及从前 

速度也在减缓 

 

火车过去后的钢轨有些空旷、苍凉 

童年的影子或左或右 

有的在拉长,有的在缩短 

道旁的树们显然已经见老了  

 

苹果树或者其他

 

我一直站在你的树下 

假装和小草们嬉戏 

等待 

你从树上落下来 

我会寻找到你内心的入口 

一点一点地剥开你 

聆听你,品尝你 

 

车过遂宁

 

春天的遂宁,自有一种气度 

没有桃花的艳色,也没有梨花的雅致 

而是用一种素洁的文字  

招待着春天 

 

从内心抽出的柔枝 

有好多似曾相识的情节 

暗示,怂恿,春天的小雨穿越大地 

我时常思忖 

田埂上的桑树发了几枝芽

 

春天,很任性

 

春天,其实就是鲜活的肉体

飞雪应该是它的最后一个嫖客

打开宣纸,是所有草木的喘息

河水欢快地翻腾

 

夜有残留的痕迹,雨水

灌醉的草茎,将倒伏的身姿打开

几笔淡抹,落英一直在窗台痴笑

没有犹豫,没有慌乱,世界

一切如常。泥泞的小路

仿佛还有一树格格的笑声

 草堂偶遇

   题记:三月,杜甫草堂前。一阵大风骤起,众树翻滚。

 

大风引领的落叶和飞花

只是低眉的序言

在春天的午后,杜甫茅屋上的草裙

一路狂奔

 

我不知道这些伟大的铺垫后

是一场好的雨水,还是

谦谦的暖日,走累的脚步

赫然就是一段真实的开场白

漫过栅栏

红豆树下

  

有人说,这树上结满了爱情
那些浪漫的念头,一直在空中飘舞
我将诗页置于地上
看那一颗,是我梦中的那双眼睛

我知道北方没有红豆

很多次我伸出的枝桠

都被北风退了回来

“查无此人”的邮戳一直盖在我心上

 

当所有的阳光来到那个早上

一段微笑被我分割成无数的片断

几十年后,我不知道剩下的思念

应该在大树的

那个部位去采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