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钢笔的意义 // 杨家驹 > [随笔] 无法软化的仇恨

钢笔的意义 // 杨家驹

杨家驹: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从事文学和美术创作多年,现居成都泸州两地;文学作品散见《当代小说》《四川文学》《雨花》《青年作家》《陕西文学》《朔风》《群岛文学》《伊犁河》《脊梁》等文学刊物;出版长篇小说《谜阵》《消失》,中短篇小说集《期盼的虚无》获四川省第二届天府文学奖小说一等奖,小说《滋味》获第五届银鹰杯全国文学大赛奖。
TA的作品

[随笔] 无法软化的仇恨

                           文/杨家驹

 

 

无人地带》是一部反映波黑战争的电影。

该片荣获了2001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导演丹尼斯·塔诺维奇也是波斯尼亚人,由于长久在波斯尼亚饱受战争洗礼,对战争的理解有更深切的感受和特别的角度。看这部电影,总要联想到当下乌克兰的局势。

二十世纪世界上的战争没有停滞过,到了二十一世纪,和平依然没有在地球上实现普天同庆的局面,不同类型的冲突和战争以及潜在的危险,总不消失。这部电影的背景就是上个世纪末期发生在三个民族间的波黑战争。

由于偶然的原因吧,两个敌对民族的士兵,一个是波斯尼亚人,另一个是塞尔维亚人,两个士兵都有伤在身。走到了同一个战壕。这块空地——即无人地带,一个交战双方前沿之间的战壕里。这块空地,是双方士兵都没有涉及到过的,是一块双方都共同承认的空地。所以,也就为两个敌对民族的士兵提供了一个难得一见的零距离接触的场面。两个敌对民族的士兵,此时此刻共处于一个恶劣的环境,并且面临共同的困难,共同的愿望形成了两个士兵共同点,同时,作为敌对民族,双方充满敌意和警惕,由于必须解决眼前的困境,两个敌对士兵就是处于敌对和共处中的奇特的情境里,努力想找到走出这个恶劣的环境的办法,在达到共同愿望后必须时刻把对方扼杀掉而保存自己。

由于两人士兵处在这么一个窘迫的困境中,一位联合国军士被命令呆在原地,不要进入无人地带,但他还是试图帮助他们。电影似乎有了两条叙述线,这边联合国军士不断的想办法,偏偏一位新闻记者为了获得独家新闻,进行了报道,记者的出现,意外地影响了整个事件的进程,并将这个新闻报道转变成了一起“国际马戏表演”。由于全球新闻媒体都在关注着这一事件的结果,联合国军只能呆在“无人地带”外,不愿意承担可能出现的后果。这条线过显然又是导演站在当地人的角度进行了无情的揶揄的对象,一边是两个士兵隐匿在内心强烈的故意,外在表面的平静;一边却是联合国军士的着急和新闻界紧张,外在热闹面的冷酷。

然而,共同的愿望并没有能消解敌对民族之间存在的仇恨,双方在内心都保持警惕,但谁都不会轻意把对方杀死。他们清楚,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人是可以相互得到利用的,对方的消失,可能就是自己接下来的死亡,在相互依存里找到了暂时表面的和谐,双方都视对方能够为自己可能继续活下去找到理由。电影里在这些情节方面的设置,没有大起大落,清楚了两人的境况后,也许这些过程显得有些平淡,甚至有些枯燥乏味。电影的惊人之笔在后来。

由于其中一方的另一个士兵,事前把对方的一个士兵的尸体压在一个脉冲地雷上,又叫弹簧似地雷上,只要敌对国的人搬运这个尸体,地雷立即就会暴炸。应该说到了这里,故事的冲击力才开始。

更预料之外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这具尸体并没有死,竟然活过来了,并且不停地呼唤着另一个战友的名字。但是,这具恢复过来的士兵不能动,只要他一抬身子,身子下面的地雷就会爆炸,所以,必须静静的躺着一动不能动。电影里弥漫着一股死亡气息,电影里的人物,在这种生即是死的煎熬下,显得无助而又茫然。

后来联合国维和部队知道了,又发生上下级之间干预和不谁干预的矛盾和冲突,世界各大媒体得知后,相继赶来,争相报道。

显然,一个小小的事件,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也许世界的许多战争也好,其它重大冲突也罢,可能都是有一件小事引发的,小小的地区冲突形成了世界普遍存在的恶化呀矛盾呀等等事件跟着便风起云涌。就像看似一架飞机撞了大楼,接下来却是战争和成千上万生命的结束。联合国维和部队迫于媒体的压力,找来了排雷专家,专家表示这种地雷无法排除。排雷专家说了一句让人感到震动的话,“这个人其实已经死了。”明明一个活人躺在那里,在呼吸,在说话,怎么就死了呢。电影结束时那个活着的死士兵一动不动躺着的画面带给人对战争的思考,对战争罪恶充满仇视。

那两个活着的士兵的内心一直都在暗地进行“战争”,相互准备攻击。在维和部队来到后,两个士兵身边出现了人员后,两个士兵显然觉得对方存在的意义已经没有了,不需要对方了。悄悄的准备把对方消灭掉。两个士兵在相互开枪时,其中一人被维和部队士兵打死。两个士兵最后都死了。

当所有的人都离开后,只留下那个躺在地雷上活着的士兵在静静地等着死神。此时,电影银幕渐渐黑下来,那个士兵的身影最后与银幕一起变成黑色。

显然,这个结尾的表达方式,无疑是在世人发出声音,战争不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消失,这个躺在地雷上的士兵,成了某种象征,战争的阴影和隐患,其实并没有远离现代人。

看完后,想到了战争中的人,那种仇视无法解开,永远存在。就在两个士兵躲在一个房子里时,还在争论是对方发起了战争,把战争的责任全部都算给对方,还在为自己的民族发动战争进行辩护。两人脸上露出的那种坚定和气势,在此时显得水火不相融,让人想到,只要战争没有停止,敌对民族间的仇恨就不会消除。战争与仇恨又时常紧密相随,只要战争发生,仇恨就出现,不管人与人是否曾经素不相识,还是今生今世没有情缘,留下的只有两个字: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