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品展示 > 周萍:温江南巷子

周萍:温江南巷子

类别:作品列表更新时间:2021-12-31
作品相关介绍

image.png


周萍,温江区文联副主席,曾兼任温江区作协副主席、鱼凫诗社副会长。作品相继发表在《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成都日报》《青年作家》《晚霞》《散文诗》等报刊。散文《爱在风雪弥漫处》荣获2018年度四川省报纸副刊作品一等奖。

 

温江老城区,有一条普通的巷子,叫南巷子。
南巷子附近区域是老城区的一道风景,烟火味十足,它聚集了老温江众多的老字号美食:罗牛肉、干羊肉、喜荞面、缸缸烧菜、郡把火锅等等,一到午饭时间,狭窄的街道顿时人多车多拥挤不堪,南巷子就处于这个三角地段的口子上。
南巷子不长,只有四百米,从文武路中间一条分叉路口穿进去,左右两边都是一些单位驻地或者居民院落。有灰白色的楼房,有陈旧的小青瓦房屋,有连通走廊的居民小院,这个小巷子里居民众多,人员结构复杂,因为时间久远,灰色褐色墙面的老房子看起来比较有特色。那时,我的家就住在巷子尽头四楼,那时周围还是一片农地。我家住四楼,房间后面是一个很长的阳台。后阳台正对着是翠竹掩映的乡村房舍和田园竹林。一到春天,绿意盎然的农家院落门前,左右各种一株桃花和一株李花。每年春天,最先看见的就是小院门口怒放的粉簇簇的一树桃花,不久又是一树洁白的李花,花开的时候我天天伏在阳台上目不转睛盯着那满树繁花。院里会时常传出那家人的子女们弹唱吉他的欢笑声音……
那时我在温江中学读高一,每天从家到学校,这是最近的一条路。天天走过这条僻静的小巷,一个人独行的时候,背着大大的书包,总是左顾右盼,怕突然胡同里跑出一条狗或者冲出一个坏人。如今巷子看起来好像增宽了,以前路的一旁是低矮的陈旧的小青瓦房,应该是公房,外面看过去,里面一户紧挨一户,好像住很多人家,家家门口都隔出一个小花圃,里面种满大红的凤仙和紫色胭脂花,低矮的屋檐上还用旧脸盆瓦罐种几盆开得异常热闹的五颜六色的太阳花。我和住同一幢楼的好朋友每天从这条小巷至少往返三趟,当时有几根电线杆我们都还记得清。小巷子里路两旁种的是一排疏落的大叶女桢,每年一到初夏,一阵暴雨过后,路过时总闻到浓烈的花香,潮湿的路面上浅白色花瓣落满一地,美的惊心动魄。路的另一旁是高高围墙,爬满名种藤蔓野生植物,里面有好几幢老旧红砖砌的三层楼房,好像是巿水利电力公司的家属院,紧隔壁的是县城建局、县环保局老家属院。
草里,我比较喜欢藤蔓植物,对于茑萝的喜欢就是这小巷结下的缘分,那时上高一的我,每天行走在这条小路,突然某一日抬头发现路旁围墙上攀爬中竟有一种蔓生植物开满火红的小花,爬满一整堵墙,像一幅国画,花型橘红色,像小小喇叭花,花瓣是五角星形,别致又精巧。后来书上查到,才知这就是茑萝。树下杂草丛生,荆棘遍布,却从中开一朵一朵浅紫深紫的牵牛,此后,我更加喜欢走这条小巷,为的是每天看一眼那些悄然绽放的花们。       
时光如梭、一晃三十年即将过去,时代的进步,经济的快速增长,城市的飞速发展已经让很多记忆逐渐消失殆尽,而这经过历史烟尘的小巷子,已经发生悄然的变化,在发展中感受到了金温江的巨变。如今,“幸福温江,美好之城”就是这座城市的写照。经过老城的不断更新,那些陈旧的老院落经过整治,已经焕然一新,无论是改水改厕,杂乱的电线入地,还是在路边重新砌成的围墙,划定的停车区,规整的小花圃。目前,三百多米的南巷子围墙已经做成养生文化墙,巷子的路已拓宽并修砌一新,低矮的屋舍已拆除,取尔代之是高高的电梯公寓,没有花坛了,只有一间接一间的临街商铺,整洁舒适的路面。
弹指一挥间,多少个青春年华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而我已从青涩豆蔻到进入不惑之年,平添眉间几丝皱纹,而没有改变的依然是我有一颗热爱生活、追求美好的心,我依然用文字坚守住城市的过往,抒写着城市的希冀,在往昔的文字中,镌刻着我走过城市的每一个足迹,抒写着这座城市的烟火诗意生活。年华流转,追逐于奋斗,喧嚣与沉寂,成长与成熟,开拓与坚守,都飘荡在这座城市的记忆中,成为永不褪色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