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品展示 > 常龙云:入成都记

常龙云:入成都记

类别:作品列表更新时间:2021-11-10
作品相关介绍

image.png


常龙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达州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作品散见《人民日报》《青年文学》《文学自由谈》《四川文学》《文学报》《散文选刊》等报刊杂志,多次获奖,入选多种文集。著有散文集《寻找诗意生活》《大地芳菲》、小说集《少年行》《亲密爱人》《失乐地带》等。





一九七九年的炎夏,我趴在破旧课桌上,填报高考志愿,笔笔画画力透纸背,所有志愿都指向成都,那座遍地芙蓉花开的古城。很遗憾,我被川东一所大学录取,没能遂愿。

五年后的早春二月,我赴四川省委党校学习,首次踏上去成都的旅途。川东达州到川西成都,千里之遥,绿皮火车从白天到夜晚再到白天,摇晃了十六个小时。听到列车广播通知,成都快到了,我从昏睡中惊起,使劲跺脚,跺落双腿麻木和浑身疲惫。车窗外的川西平原,沃野千里,麦苗青青,炊烟袅袅。被晨曦唤醒的古城,彩云一样从地平线上迎来。我在心里欢呼,成都,我来了!

我买了一张成都地图,按图索路,从北向西徒步穿越。我用脚步丈量车辚辚、人熙攘的街道,目光亲抚栉次鳞比的青砖黛瓦房屋,千门万户入图画,恍若梦境。那时成都高楼少,十几层楼房就显得鹤立鸡群;主城区也不大,出二环便是郊区,田畴被阡陌分割,绿树绕舍,春水泛寒。当街的商铺、食店、茶馆、旅舍,散发着亲切的市井气息和烟火味道。公交车顶着大气包,或被蛛网般的电线牵引,哐哐啷啷驶过。自行车、人力三轮车叮叮当当,络绎不绝。偶尔错肩而过的金发碧眼洋人,让人放缓脚步,忍不住回头多看二眼。

学习间隙,我去杜甫草堂、武候祠、青羊宫、文殊院、望江楼……逛遍掩藏在浓荫深处的名胜古迹,还去了郊县的宝光禅院、望崇祠、子云亭、都江堰、青城山……我太喜欢成都了,喜欢它悠久的历史、丰厚的人文、广袤的瓦瓴、清香的盖碗茶、温和的气候、悠闲的生活方式,甚至喜欢它温柔的夜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我生活的川东大巴山也下夜雨,却大异其趣,往往来势迅猛,打得屋瓦金戈铁马声飞溅,隐含杀伐戾气,水漶山川。

那以后,去成都逐渐多了,每次行前都小激动,像儿时走亲戚去外婆家。成都古老,却不乏时代激情与变革活力。成都的变化,我特别敏感和关心。高楼不断侵吞瓦瓴,改写城市天际线。马路越变越宽、越长,一二三四五一环套一环,摊大饼似的扩展。自行车少了,人力三轮车消失了,小车多起来。环球中心、世纪城、太古里等,让人民商场们黯然失色。汽车城、金融城、软件城等城市新区,四下崛起。就连成都心脏天府广场,也三番五次变脸。久而久之,我发现所谓的成都慢生活,绝非懈怠、懒散、不思进取的代名词,而是张驰有道,快跑间歇放缓脚步,让思想跟上。大街小巷的麻将、火锅与盖碗茶,蕴藏着丰富的生活哲理和智慧。惊喜中时有困惑、纳闷、甚至不爽。名为芙蓉锦城,却遍种银杏树。西贵南富东穷北乱的说法,让人心里五味杂陈。有一次,我乘车沿江安河穿行高楼大厦间,感觉怪怪的,塞纳河畔、西班牙森林、鹭湖宫、格凌兰、紫檀山……我这是到哪里了啊?也有始终不变的,流淌的岷江、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宽窄巷的瓦瓴、天府广场的毛主席塑像等,那是成都的根、血脉和灵魂。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成都是中国西南重镇,蜀文化滋养二千三百多年,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很适合人类生存。我想退休后换一个地方生活,成都自然是首选。我掏空积蓄按揭了一套商品房,随后把儿子送入成都上大学,毕业后让他留成都工作。我希望川西平原富饶温润的水土、深厚的人文积淀,给他更多营养。

2010年成都到达州的动车开通,速度压缩了时间和空间,从巴山到蜀水,二个多小时车程,方便了我频繁出入成都,四处游荡。龙泉汽车城花园似的厂区,颠覆了我对工业的固有印象。春熙路浸一身时尚香风,混迹青年群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三道堰的现代田园林盘,是我向往的城乡一体化未来。望江楼前一盏竹叶青,淡了、凉了也不愿离开。循香去三圣花乡,也曾为梅花醉如泥。如果天气晴好,站在屋顶就可以风烟望五津、西岭千秋雪,思绪接千古。

四川分巴蜀,秦灭巴蜀后,勇武刚毅的巴人星散,羚羊挂角,难觅踪迹,成疑云谜团。忍辱负重的蜀人则选择了固守家园,古蜀历史文明得以脉络清晰地传承下来,同岷江水一道浸润川西平原,涵养成都城市,如今建成区近千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超二千万人,在中国西南辽阔天空下,托起一片锦绣、繁华与富庶。

不断更新的成都地图,是我时常阅读的一部大书。有时寻觅城市记忆,在杜甫的茅屋闲逛,在李白的草树云山伫足,在张籍的万里桥边酒家沉醉,在柳永的风流锦里、繁华蚕市、如画浣花溪留恋,甚至追赶司马相如的高车驷马,随陆游走马锦城西……有时关心城市变化,细数围绕天府广场的一圈圈环线,把都江堰、西岭雪山拉近;看成都西控北改南拓东进,涌现多个城市附中心;那条纵贯南北的天府大道,据说是全球最长的城市中轴;而另一条东西向的城市中轴,从我家楼下经过,穿越龙泉山,串联起七个区、市,正在施工建设中。

闲时,我喜欢骑着单车,风驰在天府绿道上,感受成都这座城市的无穷魅力。无论成都如何变脸,面积如何扩张,体量如何膨胀,始终保存着自己的底色和个性。送仙桥头淘旧书,府南河畔喝茶,锦里楼头听川戏、文殊院品禅音……农耕时代的城市乡愁,随处可闻、可见、可触摸,令人欣慰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