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品展示 > 蒲光树:我在忙些啥

蒲光树:我在忙些啥

类别:作品列表更新时间:2021-11-05
作品相关介绍

      蒲光树 , 四川省西充县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秘书长,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双流区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与研究》、《四川教育》《人大研究》《四川日报》《人民代表报》《民主法制建设》《人民权力报》《四川宣传》等报刊发表30多万字的论文、杂文、通讯等,出版专著《语文疑难问题精析》。散文作品发表于《人民日报》(海外版)、《四川文学》《四川作家》《四川散文》《四川经济日报》《重庆晚报》《华西都市报》《西南商报》《企业家日报》《国防时报》《晚霞》等报刊。获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拥抱金秋”征文优秀奖,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市民宗局“蓉城一家亲——讲好民族团结成都故事”主题征文一等奖等奖项。


我在忙些啥?

自从双流通了地铁,我都在地下钻。

前年秋,我应邀去首座万豪酒店的成都大宴会厅聆听“名家有约——共享国学天下”讲座。

讲座要求必须在9点半以前入场。

我向来守时,不愿意让时间等我,又特别是去赴一场名家有约,去享受国学盛宴,万分神圣,还免费听,我自己不容自己迟到。

我盘算,早上6点起床,洗漱,吃点早餐,把孙女送到学校,赶往地铁站,钻进地下,乘上地铁,在太平园转7号线,在火车南站转1号线,9点半以前走进万豪酒店,再上楼走进成都大宴会厅,时间绰绰有余。

这世上最守时的,除了地铁,就是地球的自转公转。

转到火车南站,转不动了。

火车南站地铁站让我受惊了。

搞了那么多年的计划生育,这么多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是的,我惊悚万分。

整个地铁站全是人,密密麻麻,人山人海,凡是能站人的地方都站满了人。一眼望去,候车厅、电动扶梯、人行楼梯、人行道,全是黑压压一片脑袋。

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地铁站这种人海场面。

列车来了,开往金融城。

列车照例停车,车门打开,已经满载,人们照例排着队往上挤,没挤上去几个。

又一趟列车来了,仍然满载。车厢里男人女人人挤人,全都前胸贴前胸,后背贴后背,没一点空隙。车门开了,人们照例往上挤,没挤上去几个。车门好不容易关上。

我排着队,等着上车。前面后面,左边右边,全是人,全是年轻人,我被这些年轻人团团包围着。

我东张西望,竟没有一个我这样的老头。我即使排队上了车,我这把老骨头怎么能从车上挤下来?

只好等一等了。

我撤退了,站在一个角落里打望。

来了一趟空车,载走了一批。

又来了一趟空车,又载走了一批。

又来了一趟空车,又载走了一批。

10分钟时间,来了三趟空车,载走了许多人。可是车站里仍然人潮涌动,楼梯、过道仍然站满了人,电动扶梯上仍然源源不断地冒出一个一个黑脑袋。人们看着手机,耐心地排队,秩序井然。人山人海,人潮涌动,于他们似乎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我有些着急了,顾不得斯文,重新加入了排队的人流。

我上了车。

车到高新站,我被人流推了下来。

走进万豪酒店,讲座刚刚开始。诺大一个成都大宴会厅座无虚席,过道都站满了人。

会场很静,曾国藩居重驭轻、做大事借大势的人生智慧,铸就了曾国藩的人生高点,令世人瞩目与景仰。名家讲得很传神,我听得也动容,但火车南站人头攒动的场面总是挥之不去。我想,曾国藩的人生智慧,好像也难以搞定火车南站地铁的拥堵。

地铁都拥堵。

今天,中午时分,我从市二医院B口钻入地铁,跨上了开往双流西站的列车。环顾车厢,全员满座,还站着许多人。没有座位,也没人让座,只好站着。刚刚站定,瞬间,我的周围马上站满了人。环顾身前身后左边右边,我又再一次被年轻人团团围住。

还好,车到春熙路,这些年轻人瞬间撤离。有了座位,我坐了下来。双腿减了压,轻松了许多,脑袋里便叠加出地铁生涯的一个个镜头。

自打坐地铁,很多次被年轻人团团包围,我老跟这些年轻人争空间,占座位。没有我,车没那么挤了,站着也宽松了,座位也会多出一个。

我这是怎么了?

我在忙些啥?

我该忙些啥?

我该呆在家里含饴弄孙,我该围着桌子打一元的麻将,我该在公园的小路上看蚂蚁搬家,我该傻坐在路边的条凳上看帅哥美女轻轻走过……

我怎么要出来添堵?

这些年轻人,他们要到金融城、孵化园、世纪城、锦城广场去淘金,去孵“蛋”,去畅想,他们要忙工作忙生计忙实现人生理想,他们要偿还读书时欠的债,要给爸妈买一份养老保险,要预留下一个月的房租房贷,要买家具布置婚房传宗接代,要约女朋友去看《你好!李焕英》……梦和灵魂在轨道上滑行,诗和远方在终点等候,地铁轨道丈量着他们人生的长度。他们有太多太多的责任与担当,也有许多许多的花在等着为他们开放。

我为什么要出来添堵?

我应该错开上班高峰期来坐地铁?我应该在他们加班打盹的时候来坐地铁?我应该在他们看电影的时候来坐地铁?我应该在午夜来坐地铁?

我为什么要在这些年轻人忙碌奔波的时候出来给他们添堵? 

我在忙些啥?我去万豪听国学讲座,我去华尔道夫听新经济讲座,我去四川宾馆参加省作协新会员培训,我去省散文学会整理资料研究工作……

我是不是应该改走地面?

地面不能左转,地面不能右转,地面不能调头,地面有追尾,地面有碰瓷,地面有擦刮,地面不守时,地面难停车,地面有无数的电子眼,地面会寄来许多许多罚款单。

地面仍然添堵。

地下都改走地面,我想空气都会被挤爆。看来,这地铁还得挤下去。

地铁是年轻人的,也是我们的,归根结底是年轻人的,但,地铁不只是年轻人的,地铁上的“爱心专座”就是给我们设置的,尽管大部分时间都被年轻人坐着,年轻人也有坐“爱心专座”的那一天,让他们先预热预热,也是棒棒的。

地铁方便快捷,省心、省钱、省时,还能撑起长满希望的想像。有地铁的日子总洋溢着玫瑰的芬芳。

看来,这地铁必须挤下去。

车到双流。

走出地铁站,我想,下次还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