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品展示 > 秦风:新津,成都平原的时光切片

秦风:新津,成都平原的时光切片

类别:作品列表更新时间:2021-10-14
作品相关介绍


    

    秦风,本名蒲建雄,男,文学博士。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获首届全球汉语诗歌大赛主奖、首届天府文学作品奖、长城文学奖、苏东坡文学奖、全国十大最佳抗疫诗歌奖、第六届上海市民诗歌节诗歌奖、意大利梅莱托国际诗歌奖。文学作品译成多种语言发表收录国内外多种诗选集文。应邀参加27届(印度)世界诗人大会。著有诗集《独步苍茫》。


1.

风烟望五津。我们的离开与停留
都是朝代的生与死抛下的锚
在岷江边的古渡,我看见遗忘的自己
依然顶着五千年前的日晒与汗流
那些裂缝的光环像太阳灯泡里
荒芜血丝的凝望与照耀
码头的陈旧再一次被翻新
当正午在此停泊,沿岸的河水与
庄稼,有些失控的激动
新津,它们正用花舞的节拍
唱你的名字。那些无边无际的稻田伸出
劳动的脸,古铜色收割的季节与岁月
在古蜀国的都城,青铜的马蹄
经过九州大地的每段时光
岁月的码头留住了流年
流失的不是时光,而是我们
岁月迟暮,远去的祖先
瓷器上剥落的釉色望见我和祖国
“你遥远,正如现在。”
 
2.
宝墩遗址,仿佛从地下直接站起
一切的记忆都带有火的激情
依然是光芒,依然倔强与孤单
像遥远的蜀国最初的部落
散开的遗址落日一样延伸进
荒野与黑夜,潜入我遗址的身体
一个庞大而辽阔的帝国
深陷的倾斜,城墙一样望着我
岁月下沉,那未知的深渊
既是墓地,也是王国。都在消失
只有那块醒目的标识石碑:
成都平原史前文明遗址,还记得他们
“更像是,给死亡开出的证明。”
我们每行一步,都踩在历史的头上
与一个古老国家的肩膀上
几千年了,我们一直被国家举着前进
像七月的大地,高举她的庄稼与收成
果实将种子,在腐烂中献给未来
而死亡的荣光,比我们走得更远
 
3.
“空气给我们谈吐的气质。”
拔地而起的,不是建筑与城市
而是失而复得的红石湿地
高高仰头的深呼吸
时代,旧居一样不断被拆除
让出空间,万物彼此留白
 “但不论用什么,我们都不会交换
这座荣光和苦难并存的花岗岩之城。”
城市在玻璃后面,阳光似的融化
白云、野鹤,梦中的鲲鹏
以及此起彼伏中蛙声里的星光
都重回到自己的领地
与落花、流水,倾心交谈
芦苇的白发吹拂着月色的光
那片水域,鱼的游刃有余
曾经的潭水,有了自己的波澜
梨花枝上的响动,回应着遥远的海潮
两岸的花草更贴进大地的阅读
我是草香、鸟声以及水影
翻动的一本书页,不时从身体的
文字中,探出万家灯火问候的头颅
这样的自由之美,再度被包围:
一种澄澈,充满熙熙攘攘的喧嚣
一幅微笑,泉水般从深处涌出
在来来往往中,扩散
 
4.
在观音寺、老君山和纯阳观
忠孝两全的建筑与人流
穿越彼此的陌生与虚无
那些俯身的光芒接纳了
更多的拱手与磕头
一座城市和她的人们
一直被莲叶宽大的慈悲掌着
“前所未有的秋天,
建造了高高的穹顶。”
晨钟的露,暮鼓的霜
不时敲响城市与我们的头颅
那是一些从黑暗中返回的
落雪,与火把
“人间是一匹疼痛的兽,
被野蛮祝福。”
给我的落日的街道和郊区的缺月
给我的信仰的闪电和忠诚的惊雷
给我,吹面不寒扬柳风
然后背向自己,与陌生和虚无紧握
莲花的掌纹,有我灵魂的白发
花舞人间,正踏上我的台阶
 
5.
永是田野的新希望。在这片制造神奇的
土地,万物都怀有膨大剂的心
“气喘吁吁的年代,一个人的内心,
有着万千的浪花,与马蹄。”
空间胀破了时间,植物胀破了动物
梦,胀破了,梦
你只有在破碎中,才能找到自己
农博园,长出未来主义的思想
异形的温室大棚像突然闯入
人间的怪兽,或是外星人
我们仿佛是远方切割的声音
闪着梦与现实悍接的刺痛与火花
植物离开土地,花朵离开肉体
阳光离开天空,季节离开温度
而你,是我未来的身体上
长出的,爱的器官
稻浪空间是欲念的另一种滋味
我把太空以及距离,切片成甜点
献给隔空相恋的,钟点的樱桃之唇
我们任意交换过去、现在与未来
跟我相爱吧:地球与火星的撞身取暖
这大雪中的春芽,这处暑中的秋霜
让我爱吧:眼里的雪飘与心底的涌泉
我是一切的爱,是田园之梦的一块切片
“永远那一棵,一棵树
在思想的边缘。
永远那根手指,立在
田埂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