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品展示 > 冉杰:都江堰的广场

冉杰:都江堰的广场

类别:作品列表更新时间:2021-09-14
作品相关介绍

6.jpg


冉杰,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作家协会诗歌专委会委员,成都市武侯区作家协会诗歌专委会副主任,有作品集问世并获奖,现为某报副刊主编。



赵公山,瓦解内心的城池

 
五月的风,以锋利的角度
擦伤山谷里的白云浓雾
阳光把亭台的栏杆摇成光斑
落在纸上的峭壁
难以攀爬,口头飘零的传说
躲在曲折而潮湿的洞穴
溶洞里故意露出身世的钟乳石
用尖齿啃食一滴水的野性扩张
 
都江堰的一条河,拍打着花草树木
积极往上生长,仿佛赶着去拯救
风吹过的旷野
通往青城山的公路在碧波里轻轻晃动
绕开汽笛声的悬岩
就像水墨画里的几道枯笔
随风荡漾
 
时间是一把寒光闪烁的铡刀
切割了丈人山和大面山的脊梁
从西蜀走出拐弯转角的赵公山
烽烟在阳光下修炼阴阳
充满玄机的祈祷越过青城山的主峰
无数场的盛宴在蝉音过后
正在进行,或即将散场
拍照或者留下身后的影子
都被突如其来的雾
挟入云海茫茫的仙境        
三尺之外的一朵花或一棵树
瓦解着内心的城池
 
而我,想起了昨夜梦里的雨水
清洗了林中爬行的浑浊和草木的碎屑
正在一步一步走向岷江
 
南桥广场
 
每一块基石,都沉淀了柔嫩的苔藓
岁月在岷江里旋转,黑夜圈养的月
如一滴潮湿的泪,荡漾在都江堰
弥漫毗河战争的硝烟,穿越四排五孔
桥墩是力量的见证,大浪淘沙
留下色彩斑驳的绘塑,从古流过的
水上画楼,是一张永不腿色的幕布
 
从灌县到都江堰,只有手臂的长度
南桥广场流动的暗影,褶皱在青石板
岷江流域的倒影,如闪过的星星
黑夜的存在,缘于隐藏的星光
通往二王庙的路上,捡起叶落的传说
过眼烟云的往事,装订成桥头的木雕
长满锈花的走兽张开吊爪,支撑起
有头有脸的人物,踏步花板过江
其实,江与河的距离,不过
一生的岁月
 
 
月影在幕布上舞蹈,广场大妈的舞姿
在南桥水里盛开,一朵莲的花语
讲解丁宝桢普济的故事,前人架桥
后人过路,从光绪走到现在
时间的脚步在石阶的缝隙沦陷
缝缝补补的针线垂坠了时钟上的秒针
南桥的两端,伫立一只飞鸟
掠过的风景都是岸边的花朵
生长的杂草,在水中笑弯了腰
夜灯照亮一缕缕黑发,笑脸
绽放出水的涟漪,轻盈的脚步
如风,荡过水面
人生就像沉落在南桥水下的沙砾
磨砺了锋利的时光,摸起来细腻柔滑
内核却隐藏了数不尽的梭角
 
李冰广场
 
无论从哪个方向仰视,你们都目视前方
尺水兴波,绿波荡漾的舟楫
不是一座僵硬的雕塑
草坪的风,张扬起二郎飘逸的衣袖
如一条河流,在深邃的目光中褶皱
张开的手掌,托起了潮湿的土地
从此,蓝天之上的白云
别成了衣服上的纽扣
胡须溢出的一片光芒
照耀流经都江堰的岷江
灵动的生活开始波光浩淼
 
 
穿越战国,抵达巴蜀
一口堰,盛不下饥饿的泪水
历史被复制后,又一波
洪峰即将过境。秦国的郡守
一川之主,将岷江一分为二
宝瓶口,成了时光的甬道
鱼嘴,舔舐黑夜的血液
都江堰的一轮明月
成了白鹭的眠床
堤岸两边的沙砾是郡守的行宫
把蓝天白云戴在头上
彻底夯实内江和外江
拆开杩槎,顶礼膜拜滔滔的江水
宋代的花朵,清朝的杂草
装订了都江堰,危险之处
已被书封深深铭记
 
许许多多的游人,踮起脚尖站在
你们身旁,昂首挺胸且笑脸盈盈
让过去和现在毫不谦卑地重叠
唯有你们,保持沉默
但不会遗忘饥饿
 
 
蒲柏桥广场
 
时常地,我无端想到那里
有一条比堰塘还清澈的河流
贯穿了我整个思维都江堰
多少年了都江堰大道
像一张时间的筛网筛落了
喧嚣、杂质。夜风的宁静伫立在网上
朋友中,我都总是看到
王国平、王富祥、刘刚等人的影子
正是因为有了他们
用深厚的温柔和宁和
用深切的拥抱温暖我,安抚我
在梦中,他们总是如柏条河的流水
宽阔的流淌,梦醒时分
青城山的朝霞、树林、繁花适时出现
 
辽阔的夜晚,天空暗蓝
在蒲柏桥广场的尽头,人世的边缘处
万物都在零落的时间里
安宁地凋败
时间的座钟,一直矗立在那里
计算着万物和要人类的时间,而我们之间
却从不算计,我看见一颗颗星星
闪耀夜空,带着多年前已经不存在的光芒
亮光中,我只能记下这一切
带着一些无边旷野的沉思
广场对岸的树林在夜的背景上
朦胧,而我却奇异地温暖
 
紫东社区是一张名片,飞越玉带桥
沿三江路行走,当树林消失在夜晚
我确信:时空之门已向我打开
向我展示了它的宽广、存在以及未知的秘密
都江堰升起的群星在我的身旁、四周
他们始终不离不弃
一直围绕我的单纯,坚定地伴行
且必须要把我带到某个必然存在的目的地
 
玉垒山广场
 
余晖诱惑着那一片山
落霞里的玉垒山,华丽转身而过
黑夜里,世间的面容多么清晰
如玉石发出的光芒,又如
溪流在清洗埋在泥土里的卵石
成群结队的飞鸟,从屋顶掠过
飞鸟的影子,在广场上画出
一片田园,纵横交错的阡陌
像大妈的舞姿,唯有灯光下的人影
更像一条柔软的皮带,悬在岷江
那些挂在天空的星星
都是世外之物,撇在高处
却苍茫般垂向地面
 
玉垒山广场的夜景,向大地竖起了
森森的毛发,戳穿了厚厚的黑色
光的漏洞,正一点一点
泄露时空的秘密,广场大妈就那么
悠闲地,向某个坡道攀爬
歌声中的词语极力跳出,变成
透明的液体,如养在半空中的月亮
手舞足蹈,必须舞得很轻很薄
 
玉垒山的半腰,留一间清空
鸟迹的内室,以便月光、星光穿透
而有时则必须包含杂质
比如野花野草,花朵隐藏的
现实风景,漂浮着精神的阶梯
爬到梯子的第三阶,开始振臂呼喊
叫回那些荡漾在山谷里的季节
季节是都江堰的一扇门,随时随地
为游人打开,游客怀抱梦想
在时间的另一端
等侯一片风景
 
青城山广场
 
以站立的姿势,向蓝天宣誓
高高在上的白云倾巢出动
以压倒性的优势让人惊叹
青城山镇用翠绿的方式,把你包裹
戳破天空的力量是一条坚韧的钢筋
青城山吐出的青城山大道,笔直地
从胯下经过,昂首向前
 
如果有鲜花,一定会呈现出彩色
如果有青草,不会告别八月的阳光
即使冬雪飞来,仍然以纯洁的雪白
告诉山川和河流,青城山
以一张画的形式,表达游人的心思
 
白云掠过蓝天
似展翅的群鸟在翠绿的地毯上飞翔
目视青山,满眼滴落的都是碧绿的岷江水
没有舞蹈大妈的白天
青城山广场,被定格在游人的相机里
不停闪烁的灯光跳起了街舞
快门的声音多像一位解说员
把青城山和都江堰的前生今世解释得一清二楚
 
即或是在夜晚,男女老少用散步替代了舞步
若隐若现的人字型建筑
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舞动
时远时近的鸟声抵达四角欲飞的瓦檐
没有湖泊和水流,只有青草和鲜花
喷射出来的香味,这样的香味足以
让我想起儿时的乳汁
 
站在青城山广场,以仰视的头颅
告诫自己,蓝天和白云在水之上
扑入鼻腔的花草味浸润了心肺
穿越而过的车流,像一条澎拜的河流
冲洗自己的灵魂,心室里的田园
胡须一般长出青草和花朵
 
听南桥水声
 
水还是那道水,桥却不是那座桥
南桥,在灌县与都江堰之间
沉沉浮浮
一头挑起宝瓶飞波
一头挑起岷江烟雨
 
站立桥中间的我,聆听水声
一层一层剥开离堆公园的花瓣
西岭雪峰的白光
填充了满目疮痍的伤痕
飞扬而起的群鸟,抖落了飞檐的四角
记忆已成为线装古籍的标本
 
潺潺的,或者咆哮的水流
终是季节的更替,声音不一样
但都以相同的姿态
撞击岩石或桥墩
昼夜不停的水流声,是南桥的呓语
桥边温柔的垂柳,恰是低头的一瞬
那水中荡漾的影子,成了斑驳的时光
桥梁落下的一粒尘埃,被风
搓成了一条钓鱼线,南桥河岸的风景
成了鲜美无比的诱饵
那垂钓江湖的游人,不知不觉
也成了历史案桌上的美味
所有举过头顶的巨斧,从来没有
劈断过南桥的流水
 
听南桥水声,听一座桥的诉说
听历史长河的声音,这样的诉说声音
回荡在从桥这头到那头的脚印
猛然回头,才发现
浅浅的脚印
在南桥的流水中
成了颠簸不已的一叶小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