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品展示 > 钟岚:两个女人的岁月(散文)

钟岚:两个女人的岁月(散文)

类别:作品列表更新时间:2021-08-27
作品相关介绍

2222222.png

钟岚,曾供职于《蜀报》《成都商报》《成都日报》等媒体,多年来在《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华商报》《龙门阵》《教育家》等报刊发表散文数十万字。



    20多年前,跟男朋友第一次回家见公婆。未来的婆婆忠厚寡言,对我的善意和喜爱都藏在笑眯眯的眼睛里。中午,我装模作样蹲在土灶后帮忙烧火做饭,婆婆突然从煮米饭的锅里捞起一个鸡蛋,快速擦干塞到我手里。“快点吃!”婆婆的表情有点神秘。

我颠来倒去地拿着这个烫手的鸡蛋不敢下口。婆婆着了急:“赶快吃,不然我孙子要来了!”她贼兮兮地向门口张望。

    在婆婆制造的紧张空气里,我慌张得近乎囫囵地咽下了那个滚烫的鸡蛋,灼热的感觉,从舌头一路下到胃底。随滚热迅速弥漫的,还有浓烈的幸福。

后来当我无数次感慨地提起那个非同寻常的鸡蛋时,我妈总忍不住要骂我没良心:我喂你吃了那么多鸡蛋你都没说个谢字,别人一个鸡蛋就把你收买了!我妈最后的感慨是——女生外相。

    我吃我妈理所当然,但婆婆这么喂儿媳妇的,倒的确不常见。在那个偏僻山村的贫寒农家,一个鸡蛋的款待,凝聚着婆婆多少的爱意。我享受且珍惜这份爱,幸福也变得绵长深远。

当男朋友变成老公,我怀孕生子,婆婆也来到城市,和我们朝夕相处。按照电视肥皂剧的一贯路数,我们家应该从此婆媳一团混战,鸡飞狗跳日夜不宁。但是,生活总是高于艺术,我们幸福得让小说家失望。

    婆婆文化不高说话不多,但极勤劳能干。从我坐月子起,她除了带孩子,还包揽了全部家务,生怕累着了我,以及耽误了我神圣的工作。只要我动手做做事,她立刻自责得像犯了大错,觉得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最后导致我在准备劳动之前必得先申明是工作累了要活动筋骨。有几年我上夜班上午要睡觉,婆婆除了自己蹑手蹑脚地干活,还严厉管束自己的儿子和我女儿,不许他们发出任何刺激我神经的声响。女儿8个月会爬时,总是试图在清晨爬进我的房间,却被奶奶强硬地阻止。最后连我都觉得她太不近情理,连颁数道“圣旨”以维护家人的基本权利。

    是的,我的话在婆婆那里就是“圣旨”,共处10年,我的“旨意”从来没有遇到过执行上的困难。因为在婆婆眼里,我这个有文化的儿媳,安排的事永远是对的。即便某些政策她并不认同,但既然我说了,就只有照办。在婆婆朴素的世界观里,一个家里只能有一个当家人。当我和老公的观点相左时,婆婆也常常选择跟我同盟,这可能源于我们同为女性,有雷同的思维方式。

    我知道,婆婆对我的信任和顺从不是因为我强势,而是我对她的尊重和体贴。爱从来就不是单向的。

    刚从农村来到城市时,婆婆常常紧张惶恐、手足无措,我知道是全然陌生的环境让她失去了安全感,只把她当小孩子,耐心地教她从头认识城市这头巨兽,慢慢地,她因为熟悉而放松。我在媒体工作,每天可以接触大量的新鲜信息,回到家就一一摆给婆婆听,其中包括无数陌生词汇的解释与知识扫盲。为免她寂寞,我教她看书报,让仅识得很少文字的她从读图开始,慢慢进入内容。婆婆每天就像小孩子期盼一个有趣的老师来上课一样等待我下班回家和她聊新闻。婆婆一直生活在闭塞的小山村,养了3个沉默寡言的儿子,前半生一定是无比寂寞,现在她碰上个闹喳麻了的媳妇,每天给她讲全世界的奇闻趣事,听得之开心,慢慢的话也多了,笑也多了,每天要看各个电视台的新闻节目,还能连蒙带猜地看报纸杂志。最近她还跟我探讨本·拉登到底该不该杀,把我也吓了一跳。人都说婆媳之间难沟通,其实文化高低城乡差异都不是问题,关键是你愿不愿意交流。

      假期,我带婆婆去各处旅游,坐飞机坐火车坐轮船看大海,婆婆逢人就说这辈子她太值了,有个媳妇比女还好,其实,她又何尚没给我幸福。我妈是比较严厉的人,我从小很少有在她身边依偎撒娇的记忆。而和婆婆相亲相偎时,我常常不自觉地就幸福得恍惚起来,如同一个被娇宠溺爱的小女儿。婆婆常说女人苦,又要生养孩子照管家庭又要把工作搞上去,所以对我特别照顾,但凡能够做的事情都抢过去。婆婆的勤劳减轻了我身体的劳作,而我给她带来的更多是精神上的快乐。两个女人在一起,互相体贴慰籍,这日子就幸福无边了。

     我的阳台上种了很多鲜花,它们被婆婆精心伺候,繁茂无比,栀子茉莉月季金菊一年四季次第盛开,芬芳了我的整个世界。黄昏时分闲坐花丛,我看书来婆婆刺绣,两人偶尔聊聊国家大事家庭小事,还共同骂骂她儿子我老公身上那些男人共同的毛病。当年龄渐长人事历多之后,你会越来越发现,女人与女人间的亲密关系比男女关系要靠谱得多,基于同一种性别的人对彼此境遇的感同身受,更能惺惺相惜,共同抵御世间寒冷,互相搀扶前行。我和婆婆这两个“天底下最不能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两种女人”能结下如此的因缘,当是我人生的最大幸福。花开花落岁月流转,我们都逐渐老去,然而此情此景永远。